7月21日 Florence 文艺

世界,请留步――一位中国总经理的奢侈品之旅世界,请留步――一位中国总经理的奢侈品之旅

  《沿着塞纳河到翡冷翠》这本书,从福州一路带着,偶尔也翻看几页。黄永玉老先生以国画的笔墨渲染抽象的世界,描绘美得令人心碎的翡冷翠。今天,我们终于来了,而翡冷翠的官方翻译已经是佛罗伦萨了。翡冷翠的译名来自多情的诗人徐志摩,随着他的文学作品的传播而使中国人对这座城市的了解充满诗意。而这座城市也确实是文艺的,从建筑到文化。

  佛罗伦萨被称为文艺复兴之城,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众多著名艺术家如米开朗基罗、诗人如彼特拉克、文学家如但丁、薄伽丘大都出生或成长于这个城市,在希诺利亚广场冗长而开敞的乌菲齐宫,并排矗立着这些文化名人的大理石雕像;而在广场上则陈列着文艺复兴时期的许多大师的作品,让人目不暇接。“城市文化”这个在今天看来依然显得有些玄奥的词汇,在当时的佛罗伦萨就已经促成了――那是一个文学艺术受到极大尊重的、具有高度文明的城市。布克哈特在《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文化》中对其有异常生动的描述,他说佛罗伦萨全城没有不能读书的人,就连驴夫也能吟咏但丁的诗句。

  佛罗伦萨在文艺复兴时代猛然崛起,完成了整个都市的建构。用粗石墙面构筑的宫殿建筑,华贵威严,每一个装饰符号都严格地从古典传统中变体,有着严谨的理性逻辑,整体格局气派辉煌。佛罗伦萨更是时尚之都,临街的府邸建筑的橱窗里展示的,都是欧洲前卫的设计,虽然前卫却不显得突兀,这与佛罗伦萨整体的、强势的传统都市风格有关,文艺复兴时期的前卫足以包容了现实的前卫。行走期间,边走边看,发现这真是一个可敬的、有学问的、高雅的、艺术的城市,让人情不自禁文艺起来。

  炎热的午后,登高俯视佛罗伦萨,对托斯卡那风格的建筑突然有了些许认识。婀娜河上的老桥依旧,只不过卖牛羊肉的铺面全改为金银珠宝的买卖;米开朗基罗广场的大卫像与海神像,对看了550年,也引来了四方善男信女虔诚地朝拜,过去拜菩萨点燃的是三柱香,如今手机、相机、iPad高举,与烧香无异。而百花大教堂圆顶上米先生画了5年的杰作,我们已经没有闲暇慢慢看了;匆匆走过皮提宫,那整齐划一绿化有着陵园的肃默,还是乘早奔赴奥特莱斯,那里与明天的生活有关。朝圣毕竟是在丰衣足食之后。

[上一页] [1] [2] [3] [4] [5] [下一页]